132期单双中特|九龙王资料单双中特

深度剖析崇禮7大雪場與未來滑雪產業前景

崇禮的滑雪在京津冀地區名聲響亮,不過鮮有人知道它的滑雪產業萌芽于1995年,起步于1996年,至今不過20多年。

前兩天《啥是佩奇》刷爆朋友圈,影片里感動萬千網友的爺爺那不夠現代的生活之地是張家口的一個縣,懷來縣。然而同樣是張家口的另外一個地方,2016年1月撤縣設建區的崇禮區畫風是這樣的:

張家口崇禮區

其實“佩奇村”比崇禮離北京更近,而崇禮之所以能顯得那么高大上,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新貴族”運動——滑雪。

1、崇禮的滑雪,發展20年,借冬奧會準備騰飛

張家口崇禮區位于河北省西北部,距北京車程200多公里,現總人口12.6萬。崇禮的滑雪在京津冀地區名聲響亮,不過鮮有人知道它的滑雪產業萌芽于1995年,起步于1996年,至今不過20多年。

1995年,中國首位滑雪冠軍,當時身為中國滑雪協會秘書長的單兆鑒開始在北京周邊尋找面向大眾的滑雪場。找來找去,他來到了崇禮,一個之前僅依托礦業資源發展的國家級貧困縣。

壓根沒有配套不要緊,泥路主路,基本都是平房,最高的樓房只有三樓也都不要緊;誰讓崇禮雪期長呢,能從11月下旬一直延續到次年4月初,還多山地,海拔從814米延伸到2174米,坡度也多在5度-35度、陡緩適中,從自然條件來說,崇禮就是華北地區最理想的滑雪地域。

于是乎,1996年第一個塞北滑雪場吹響了崇禮滑雪旅游開發的號角, 1997年元旦開始正式營業,門票10元一張,第一個雪季就盈利30多萬,那一年,北京二環房子也才不過兩千塊一平。

2003年12月,咱們國內首家開放式滑雪場——萬龍滑雪場,開始正式運營。說到萬龍滑雪場,還有個有意思的事情,它的董事長羅力是“好利來”面包店,也是那個很貴的“黑天鵝”的老板,面包到滑雪的跨界純屬因為他自己喜歡滑雪,他到崇禮的塞北滑雪場之后,很嫌棄當時塞北的“艱苦條件”,希望能創辦一座真正意義上的現代化滑雪場。萬龍由此成為了崇禮第二座、也是迄今為止華北地區規模最大、配套設施最齊全的全開放式滑雪場,使崇禮的滑雪旅游得到了提升, 實現了第一次飛躍。

2015年7月31日,第127屆國際奧委會全體會議確定北京為2022年冬奧會舉辦地,張家口崇禮為共同舉辦地;北京負責冰上運動,崇禮承辦所有雪上項目。2016年1月,經國務院批復,張家口部分行政區劃調整,崇禮正式由“縣”變“區”。

隨著籌辦冬奧會深入推進,鐵路和公路系統會進一步完善,崇禮鐵路投入運營后從北京到崇禮只需要40多分鐘,延崇高速通車后,北京到崇禮的車程將會縮短至1.5小時。其他配套也會同步加強。

2、崇禮7大雪場的實力PK

目前,崇禮已經擁有萬龍滑雪場、密苑·云頂樂園滑雪場、多樂美地滑雪度假山莊、長城嶺滑雪場、太舞四季文化旅游度假區、富龍滑雪小鎮和翠云山銀河滑雪場7大雪場,擁有169條雪道,總長161.7公里,10條雪道通過國際認證。

萬龍滑雪場上文提到過,是北京好利來集團投資的,總投資10億元,2016—2017雪季接待游客96.9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6.79億元。

云頂樂園則是由馬來西亞云頂集團、卓越集團投資建設,項目總投資150億元,2016—2017雪季接待游客36.4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2.55億元。

太舞四季文化旅游度假區是北京瑞意集團投資建設的,總投資200億元,2016—2017雪季接待游客34.1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2.38億元。

富龍滑雪場由北京富龍控股集團投資建設,項目總投資100億元,2016—2017雪季接待游客25.9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1.82億元。

多樂美地滑雪場由意大利多樂美地滑雪度假集團投資建設,2016—2017雪季接待游客20.5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1.43億元。

長城嶺高原訓練基地則是由河北省體育局投資興建,2016—2017雪季接待游客19.2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1.34億元。

最新的翠云山·銀河滑雪場于2017年12月23日正式開業,據說首次引進了意大利國際滑雪學校,具體經營數據還不清楚;規劃雪道面積有30萬平方米,12條多樣雪道,初、中、高級雪道總長10余公里。

簡單計算下,2016—2017崇禮雪季接待游客約233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16.3億元,也就是人均消費700左右;稍微比較下瑞士的滑雪旅游業,瑞士滑雪每年接待游客量高達1500萬人次,創收達70億美元,也就是人均消費3000人民幣左右。

數據上看,崇禮滑雪產業是不是大有可為?

3、中國的滑雪產業整體很初級,崇禮算高端

分析崇禮滑雪產業的發展前景,脫離不開我國整體滑雪產業的大環境。

我國經濟持續高度發展,為高消費群體的滑雪運動開展提供了必要的基礎條件;自2000 年以來,我國的滑雪人數急劇增長,被授予2022 年冬奧會主辦國之后更是進一步激發了大眾對滑雪的熱情,過去幾個雪季也都有大幅度增長,2015/16 雪季總滑雪人次1500 萬,看起來中國很快將躋身滑雪產業大玩家的行列。

2017年中國滑雪人次為1750萬,滑雪者人數約為1210萬,雖然相比2016年的1133萬,上浮6.8%,但國民參與比例仍然低于1%;2017年全國滑雪場總數達703家(不含旱雪、模擬滑雪器等),新增57家,增長率為8.82%;河北省在過去一年中新增滑雪場12家,增幅為全國第一。

其實我國大多數滑雪場的裝備仍然很差,僅配備一個或幾個魔毯且多為初級道,還通常不具備住宿條件;截至2017年年底,僅有25 家雪道面積超過30公頃的滑雪場基本達到西方標準雪場水準,可以被稱為真正的滑雪度假勝地,在全部雪場中占比僅3.56%,順便說一下,崇禮的雪場全部符合要求。

再換一個維度,按照核心目標客群,國內滑雪場基本可以分為三類:旅游體驗型、城郊學習型及目的地度假型,此三類雪場在全部雪場中占比分別為75%、22%及3%;難得的,崇禮的滑雪場還都屬于第三類。

雖說崇禮的各項配套在全國都絕對處于領先,但是中國的滑雪發展得有點快,甚至可以說有一些激進,正常情況下愛好者沉淀大概率應該是從滑雪運動、競技、到旅游再發展成旅游度假,愛上滑雪的人會去到雪場呆上一段時間提高水平,享受健康的運動度假生活。

但是在我國,目前大部分的滑雪者每個雪季只滑1-2 次,平均水平很低,80%都是初學者。滑雪場賣出的雪票,大部分都是短時的,甚至只有兩小時,大概只夠人們換好衣服拍幾張照片。

中國滑雪產業起步晚,真正走向大眾更晚,到現在只有十年左右的時間,而近鄰日本和韓國都有了上百年的歷史。1996年,崇禮滑雪產業剛開始起步時,整個中國也只有9個滑雪場,會滑雪的不到1000人,即使現在參與滑雪的人數激增,但是平心而論,公眾對滑雪的參與度依然不高。

以北京為例,參與滑雪的人次大概只占常住人口的3%-5%,而10年前在韓國的一些大城市,就已經有60%的人口參與滑雪,全國范圍整體不到1%的參與比例和滑雪強國相比更是顯得少得可憐,但畢竟基數大,發展還是可期。

現階段,中國的滑雪市場大部分都還處于待開發或者待提升的狀態。2003 年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場景預計中國的滑雪市場會有2700 萬人次,后又研究修正為1.2億,而我國GOV.在冬奧會申辦成功后曾發表過鼓勵3 億人上參與冰雪運動的期望。

不過什么時候能夠達到這個數字,一切都還是未知。

當下在我國滑雪是被作為一種娛樂項目消費而不是需要反復練習的運動, 一次性體驗滑雪者在總滑雪人次中占比過于高;因此滑雪產業盲目高端度假化并不一定完全正確。有的放矢,開發一套契合中國滑雪體驗者消費模式的開發策略,也許更容易抓住中國近幾年巨大的滑雪市場。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房地產觀察家”(ID:realestatereview),作者: 徐周欣,原標題:《深度解讀《啥是佩奇》的鄰居——崇》。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132期单双中特 快乐12今天的开奖号码 江西时时彩首页 广东11选5乐和彩 大乐透投注技巧 188竞彩足球比分首页 繁星国际首页 云南快乐10分技巧 20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的 时时彩有赚钱的玩法吗 江苏十一选五如何杀号